第54章 長夜漫漫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易惜進門后坐在了床邊,而蔣明麗則坐在她側邊的椅子上,她沉默了片刻, 開頭第一句便道:“我欠你個對不起。” WWw.5Wx.ORG

    易惜:“……”

    “以前那件事是我替云釗瞞下了,我回家時看到那個場景,再加上你后來說的話,我早該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但我卻為了云釗……不, 更確切的,應該是為了自私的自己,所以對城行說了謊。”

    “惜惜。”

    蔣明麗:“你父親那性子,估計什么都沒跟你說吧。”

    “什么?”

    “也是,他打你小時候就覺得一直對不起你,也一直特別寵你,現在知道自己誤解了你這么多年,他哪說的出口。”

    易惜猝然抬眸:“什么時候?”

    蔣明麗沒有直面回答,只是道:“云釗他……一直活得很痛苦,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早點看明白,他也許能活得更好些。不久前那一晚,云釗在你父親前跪了很久,事情……都說明白了。云釗想走了,我這個做母親的不能再對不起他。而且,我也沒臉再面對你父親了。”

    易惜整個人都被震驚了,家里發生這么大的事,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沉默良久,她才道:“易樂呢。”

    “她也是個大人了,這些事我都不會瞞她。”

    “那她,沒有跟你們……”

    蔣明麗淚眼婆娑的看著她:“惜惜,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是樂樂……樂樂什么都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是易家的人,我不會帶走她,只是惜惜,我就求你著最后一件事,我希望你別怪她。”

    易惜撇過頭:“我沒有那個意思。”

    “好,好,那就好。”蔣明麗起身,“那我先走了,你,你先整理一下,別讓人家久等了。”

    蔣明麗出去了,易惜坐在床上,還有點懵。

    事情,是塵埃落定了?

    難怪昨天她爸的表情有點奇怪,原來他竟然這么不動聲色的離了婚。

    易惜說心里不波動是假的,不是想白蓮花般去阻止這個事或者原諒這些人,只是事情的發展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她爸,原來下手這么干脆。

    易惜下樓的時候已經沒見蔣明麗的身影了,只看到林姨忙里忙外給徐南儒端這端那送吃的。

    “林姨,你歇歇啊,我們家徐老師不吃這些小點心的。”易惜走到徐南儒邊上坐下,對著廚房里的林姨說道。

    林姨:“不吃小點心啊,那吃點其他的吧?你們別忙著走,我給你們做啊。”

    易惜:“林姨你能不能抓一下重點,我讓你歇著就可以了。”

    林姨完全忽略她的話。

    易惜無奈的看著徐南儒:“你不喜歡吃可以說嘛。”

    徐南儒:“你家人很熱情。”

    言下之意,說不出口。

    易惜輕笑一聲:“沒事的,哦對了,你剛才來的時候看到我爸了嗎?”

    徐南儒:“聽林姨說他已經出門了。”

    “噢。”

    “怎么了。”徐南儒看著易惜的臉色覺得有些不對勁,他伸手蓋住她的手背,“戶口本沒拿到?”

    易惜橫了他一眼:“才不是,他敢不給我。只是……”

    易惜低聲道:“我才知道他跟易樂媽媽離婚了。”

    徐南儒也有些詫異。

    “蔣敏麗和易云釗明天也就要出國了。”

    徐南儒:“那你,覺得難過?”

    “不是……我不是為了蔣明麗難過。”易惜說著低了眸,“也不是為了易云釗啊,我只是,只是……好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徐南儒:“易惜,這個結果,對每個人說也許都是最好的。”

    易惜:“我知道……”

    “那就別去想了,這都是他們應得的。”

    “我只是在想,我爸現在是什么心情。他一向兩面派,發生多大的事他在我面前都是不動聲色的樣子。而且他對蔣明麗和易云釗一直很好,這次,大概也真的傷心了。”

    “你父親對你很好,”徐南儒道,“只是他從前就該相信你的。”

    易惜點點頭,不吭聲了。

    徐南儒將點心推到她面前:“你父親不說大概也是不想再重提你的傷心事了。”

    易惜:“也有一大部分是他拉不下來臉,過段時間他肯定會找我談一談。”

    徐南儒摸摸她的頭:“先吃點,別想這些不開心的,你別忘了我們今天是要去干嘛的。”

    易惜這才從今天蔣明麗帶給她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啊!我們今天要去領證的啊。”

    “是啊,所以你再喪著臉,別人會以為我強搶民女。”

    易惜被徐南儒給逗笑了:“你竟然還會講冷笑話。”

    “近墨者黑。”

    易惜:“胡說,我正經的很,你對我的了解恐怕要再深入一點。”

    徐南儒喝了一口咖啡,幽幽轉頭看她:“晚上了解一下。”

    易惜:“……”

    徐南儒:“聽你的,再深入一點。”

    易惜:“我說的是了解!”

    徐南儒:“恩?我說的也是啊。”

    易惜:“…………”

    靠!她家正正經經的徐老師是在開黃腔嗎?應該不是吧?!

    兩人駕車去了民政局,今天領證的人并不多,兩人很快就辦好了登記手續。

    徐南儒一路領著她填單子,拍照片……而易惜全都都有點懵。

    心情太過激動緊張,自己在做什么都有不真實感了。

    所有程序都走完后,兩人從民政局走出來,各自手上都有著一個紅本本。

    “老師,我們給他們合張影吧!”易惜心口撲通撲通的跳,對于自己從一個未婚少女變成一個已婚少女表示十分神奇。

    “它們?”

    “紅本本呀!”易惜示意徐南儒跟自己一樣抬高手,“就以這片天做背景,拍張照發朋友圈啊,讓他們知道知道姐姐我結婚了。”

    徐南儒看了看四周,人來人往,雖然這個姿勢也算平常,但拍這種照片總是讓他有些不適應……

    不過他看著身邊的女人笑的那般燦爛的模樣,什么否定她的話都說不來,他想,他真是舍不得看她不滿的樣子。

    于是徐南儒默默抬高了手將自己手上的紅本放在了她的邊上:“拍吧,拍完發一張給我。”

    “好嘞。”

    易惜笑嘻嘻的拍了一張后立馬低下腦袋P圖,她將私人信息都遮掉,只留了兩人的名字和一寸照發上了朋友圈。

    配文字:以后不叫老師了,叫老公。

    易惜發完后就將手機塞回口袋了,徐南儒看了她一眼:“發什么了。”

    “你猜啊。”

    徐南儒勾了勾唇:“我好像可以自己看吧。”

    易惜攬著他的手臂,笑的人畜無害:“行啊,你自己看啊。”

    徐南儒站在原地,拿出手機,打開朋友圈。他的好友數量本來就很少,這么一刷立刻就刷到了易惜的。

    易惜雙手懷胸,挑眉看著他。于是她就看到徐南儒的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恩,如她所想,她的徐老師臉皮有時真的很薄。

    易惜壞心一起,探上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耳朵。

    徐南儒還沉溺在易惜寫下的“老公”兩個字中,所以當她突然捏住他的耳朵靠上來的時候竟然沒了反應。

    “你又害羞了。”易惜湊到他耳邊。

    徐南儒愣了愣,低眸睨著她,良久憋出一句:“走了,去吃飯。”

    易惜不走,軟軟的靠在他身上:“你害羞什么呀,我說的有錯嗎。”

    徐南儒抿了抿唇,淡聲道:“沒有。”

    “那老公啊,我們去哪里吃飯。”

    徐南儒:“……”

    易惜:“老公,我們去吃小龍蝦怎么樣?我突然想吃了。”

    徐南儒微微側了頭,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唇:“吃點正常的,那對你腸胃不好。”

    易惜也算是裝可愛一把手了,她愣是抓著徐南儒的手臂,搖搖晃晃演的自己跟未成年的小女孩似的:“不嘛不嘛,老公壞壞,結婚第一天竟然就拒絕我的請求,哼!”

    徐南儒:“……易惜,正常點。”

    易惜的表情收放自如,她瞇了瞇眸,冷靜道:“喔,那你叫聲老婆我就正常點。”

    徐南儒:“……”

    “老公壞壞!竟然都不叫人家老婆!”

    徐南儒:“……去吃小龍蝦。”

    易惜:“現在說的不是吃小龍蝦啦!是要叫老婆!”

    徐南儒一把勾過她的肩膀把她往前拖:“你之前常吃的那家去晚了要排隊,別磨蹭。”

    “可你還沒叫老婆啊!”

    “…………”

    “好啊,都別走了,我們現在去把婚離了先。”

    徐南儒曲指敲了一下她的腦袋:“你想得美。”

    “我不管,我要離婚,我嫁了一個沒把我當老婆的人?我必須離婚!”易惜轉身就往回走,然而徐南儒一手橫在她脖子上,她的頭被穩穩扣住了。

    徐南儒:“別鬧。”

    “叫不叫?”

    “回去叫。”

    “哇,難道在外面我就不是你老婆了嗎!”

    寂靜…………

    片刻后,就在易惜掙扎著差點要從他手里逃脫出去的時候,終于聽身后的男人淡聲道:“老婆。”

    易惜一頓,陰測測的回頭看他,可算把你逼出來了吧!

    易惜反身摸了摸徐南儒的頭發:“誒,乖。”

    徐南儒:“???”

    “誰啊?”易惜擰著眉, 被濃厚的起床氣覆蓋。

    門外有人應了聲:“惜惜,起床了嗎。”

    易惜瞠目:“他在哪?”

    “我辜負了你父親的信任和愛, 而我這么做, 也害了我兒子一生……”蔣明麗扶額, 眼中泛淚,她呢喃道,“也許我最早最早之前就做錯了,也許,我不該帶著云釗來到這。”

    易惜:“你現在說這些是什么意思?”

    易惜隨手套上一旁的睡衣, 下床開了門:“您有什么事。”

    門外的人是蔣明麗,她抬眸看她, 道:“今天是不是約了人, 怎么沒起床。”

    “……”

    “我跟你父親已經離婚了。”

    “阿姨讓他在客廳等你了。”

    “喔!好!”

    易惜愣了一下,她開了房門:“你要不進來說吧。”

    易惜剛想關門的手一頓:“恩?”

    “一直沒機會跟你說些話,明天我和云釗要走,不知道現在能不能跟你談談。”

    易惜拿到戶口本后一整個晚上都沒睡好,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凌晨四點才睡著。

    第二天, 她被一陣敲門聲吵醒了。

    易惜打了個哈欠:“約人?”

    蔣明麗笑了笑:“你男朋友來了, 說是打電話給你你沒接。”

閱讀只為他折腰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萬古最強宗重生影帝:首長大人,花樣寵妻天龍武神訣重生初中校園:超級女學生武破九荒牧神記本宮巡房:將軍,解戰袍!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金币 雀魂 官方网站安卓 问道90级赚钱攻略 如何微信违法赚钱 139彩票网网址 迪拜中国人赚钱 捕鱼达人2旧版本 淘宝返利平台如何赚钱 街机捕鱼鱼潮 开冲货店赚钱吗 1000炮金蟾捕鱼棋牌 靠运气的赚钱 梦幻西游无底洞 宝山巴士赚钱吗 516金蟾捕鱼 官网 网络吃播怎么样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