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長夜漫漫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易惜見他又要開始數落她了便無奈的蹭到他邊上去:“好了好了爸,我都知道,我一定多吃,然后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小不點行不行。” WWw.5Wx.ORG

    大概說道了小孩子,易城行的臉上帶情不自禁的帶上了一點笑意:“這孩子生出來只要不跟你一樣調皮搗蛋就行。”

    “瞧你說的,這孩子要是有我一半風范絕對是人才好不好。”

    易惜:“又雞湯,我這兩天喝很多補品啊, 你們是不是想我胖死。”

    前段日子,易城行喝了點小酒后跟她說了關于離婚前前后后所有的事,也很沉重的跟她道了歉,還說自己不配當個父親。當時易惜沒喝酒,但是也在他面前哭成一團。

    再后來,這件事兩人便當它到此為止,都不再提了。

    今天易惜突然又說起來,易城行有片刻的愣神。

    “她為了他兒子騙了我這么多年,怎么對得起我的信任?”

    易惜知道易城行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要不然他也不會這么干脆的離了婚。

    “那……那要不要再找個漂亮阿姨結婚?”

    “嘿你這孩子!”易城行惱羞成怒,“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什么漂亮阿姨,長這么大了還沒個正形!”

    易惜吐吐舌頭:“那我還不是為了你著想嗎,怕你老了孤單……還是說,其實你心里還是想著蔣阿姨的。”

    易城行瞪了她一眼:“你話怎么這么多呢,啊?”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我相信你,你現在也算是鉆石王老五了,小姑娘那還不是成群成群的來,不過說好了啊,絕對絕對不許找個比我年輕的。”

    易城行被易惜的胡說八道氣的不行,剛想開口再罵她兩句時門卻被人開進來了,兩人的注意力霎時放在了進來的人身上。

    易惜:“徐南儒,你回來了。”

    徐南儒對易惜點點頭,然后換了拖鞋進來:“爸,你也在。”

    易城行回頭瞪了易惜一眼,起身:“我就是來看看她,既然你回來了,我就先走了。”

    徐南儒:“我送您。”

    “不用,司機在樓下等著。”

    易城行走了后,阿姨也把熱好的雞湯端出來了。

    “易小姐,可以喝了。”

    易惜苦了臉,對徐南儒招招手:“你快來喝雞湯。”

    徐南儒最近下班特別準時,他換上了家居服后坐到她邊上,“這是給你喝的,不是給我喝的。”

    易惜:“我又不是坐月子,喝這些干什么。”

    徐南儒:“你瘦,快點,吃了。”

    易惜:“我都快喝吐了,還有啊,我最近真的好無聊,大家都上班,就我一個人閑的要命。”

    徐南儒:“你這么說讓我想起子佳昨天的電話,她說我們回言家住一段日子,她陪你。”

    “她陪我?”易惜眼睛一亮,“好啊。”

    徐南儒:“你愿意的話我們就回去住。”

    “不過你家人都在吧,這樣會不會很恐怖?萬一我被養的更胖了怎么辦?”

    徐南儒發現易惜對胖這件事真的非一般的執著,他無奈的攬過她的肩頭:“胖點可愛,你胖點也好看。”

    易惜:“你在哄我?”

    “我在說實話。”

    “聽說生完孩子暴增體重的人不少,到時候你可別嫌棄。”

    “我不會。”

    “你的意思就是我肯定暴增體重咯?”

    “……你生完一定美麗如初。”

    易惜橫了他一眼,從他懷里爬出來去端雞湯喝,邊喝她還邊嘀咕:“最近越來越油嘴滑舌了,老師你是從哪里學壞的。”

    徐南儒:“???”

    **

    兩人原本住的地方離言家公司很遠,所以住到相對近很多的言家對兩個人都有好處。于是第二天,徐南儒就開車帶著易惜一起回到了言家。

    “舅舅你回來了!舅媽好~”兩人一下車,就有個小不點撲到了徐南儒腿邊。

    易惜蹲下身捏了捏小不點的臉蛋:“容容,更漂亮了哈。”

    “媽媽說舅媽最漂亮。”容容仰著頭朝她笑,“容容也是這么覺得的,舅媽是容容看到的最漂亮的女孩子。”

    徐南儒平靜的臉色露出一點笑意:“小孩子嘴很甜。”

    易惜被夸的心花怒放,聽到他這么說忙道:“小孩子說的話都是真的,她不是嘴甜,她是真的這么想的。”

    徐南儒揚了揚眉。

    易惜見他這意味深長的樣子,伸邊去捏他的臉:“什么表情,我說的有錯嗎?”

    徐南儒淡定的偏頭看了她一眼:“你說都對。”

    言行之和葉子佳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么一副場景,徐南儒在兩人面前一向冷的像塊冰似的,絕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表情。

    他們看了看徐南儒,再看看易惜,心中同時感嘆。

    易惜真乃神人。

    “南儒,你們到了,快進來吧。”葉子佳笑著走上前。

    易惜見有人來了便把手放下了:“葉姐姐,言先生。”

    “先把行李放到房間去吧,”葉子佳回頭叫了一個家里的傭人幫忙,然后才上前拉著易惜的手往里走,“你懷孕了不好吹風,現在天氣可冷著呢,趕緊進來。”

    今天家里的長輩不在,所以易惜也不用跟誰去問好,進門后直接和葉子佳坐在沙發上聊天,徐南儒也沒閑著,跟著行李進了房間后便幫她把東西都收拾出來。

    晚上吃飯的時候,易惜發現同桌的還有一個陌生的女孩子,她坐在言行之邊上,文文靜靜的,很乖巧的樣子。

    “看什么,多吃點。”徐南儒給她夾了口菜。

    易惜看著眼前堆的如山高的蔬菜和肉類:“我吃不下那么多……”

    “乖點。”

    易惜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開始吃。

    過了一會,她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眼前的吃的往他碗里夾。不過立刻就被徐南儒發現了,于是又很慫的把筷子縮回來。

    委屈巴巴的吃著飯,抬眸間,易惜發現對面的女孩子正新奇的看著自己。她微微一愣后大方的朝她笑了笑。

    女孩有些羞澀的回應了一下,然后又拘謹的低頭吃飯去了。

    晚飯后,易惜跟著徐南儒回房間。

    “誒,剛才跟我們同桌吃飯的女孩子是誰啊?親戚?”進了房間后,易惜終于忍不住問了。

    徐南儒將她攬到床上坐下:“不是,是言行之的未婚妻。”

    “啊?”易惜有些驚訝,“我是聽說言家大少爺還沒娶老婆,不過……倒沒想到她是他未婚妻。”

    不是易惜覺得他們不般配,只是那個女孩一直有些戰戰兢兢的樣子,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徐南儒:“她是爺爺戰友的孫女,因為長輩間曾經定下了過婚約,所以他們倆十多歲起就有這層關系了。”

    易惜倒吸一口涼氣:“老古董啊,什么年代了還搞這玩意,那他們兩個也太慘了吧?”

    徐南儒:“不見得。”

    “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他們不喜歡對方?”

    “也是喔。”易惜好奇的湊到他前面,“那他們喜歡對方嗎?你哥哥喜歡那個女孩子嗎?”

    徐南儒瞥了她一眼,伸手抵著她的額頭往后推了推:“你這么好奇別人的事做什么。”

    “大概是我太無聊了?”

    徐南儒微微瞇了瞇眸,欺身壓到她身上:“那我們做點有聊的事?”

    易惜雙手抵在他胸前:“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啊,醫生說了什么都不許干。”

    易惜防備的神色太明顯,徐南儒笑了一聲,敲了敲她的腦袋:“你這一副我是色狼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難道你不是嗎!”

    徐南儒頓了片刻:“有那么明顯嗎。”

    “有!”

    徐南儒扶額,有點無奈的起身:“好,那我帶你去洗澡,什么都不干,好不好。”

    易惜起來坐在床邊,兩只細腿晃蕩來晃蕩去。她見徐南儒進浴室要給自己放水了,突然又道:“真的什么都不干啊?”

    徐南儒腳步一滯,回頭看她:“恩?”

    “說不干就不干,你確定不再哄哄?”易惜低著頭玩手指,“我跟你講哦,說不定你求求我,我會給你親一下。”

    余光看到男人的腿急速前進,易惜一抬頭,就見一個陰影壓下來,然后她瞬間就被橫抱起來了。

    “啊!你干嘛!人家這樣會害羞誒!”易惜故意嗲聲嗲氣的捶他胸口,“老公壞壞,又要玩小把戲。”

    徐南儒腳下又是一個踉蹌,饒是聽了這么多回“你壞壞我壞壞”,徐南儒還是沒能免疫。

    他將她抱起了浴室,給她放了熱水,脫了衣服。

    易惜懷孕也不過兩個多月,現在的身型完全看不出肚子里還有個小生命。姣好的身體明晃晃的在眼前,徐南儒自知對她自控能力沒那么強。

    “自己洗,我在外面等你。”

    “討厭,不是說帶我洗澡嗎,你不脫衣服算怎么個回事。”

    徐南儒低眸看著浴缸里女人,忍了又忍:“你故意的是不是?”

    易惜歪著腦袋,一派天真:“徐老師你在說什么呀,我只是要跟你一起洗澡,我故意什么了呀。”

    徐南儒冷清的面容在蒸騰的霧氣中顯得異常好看,易惜嘩的一聲從水里站起來,濕漉漉的撲在他的襯衫上。

    白襯衫浸了水,慢慢變得透明。

    “呀,你濕.了。”

    徐南儒:“……”

    “干脆濕到底吧。”

    易惜干凈利落的扒了他的衣服,一邊扒還一邊色兮兮地迷著眼睛。徐南儒失笑,他現在真想那個鏡子給她自己照照到底是誰“壞壞”。

    徐南儒最后還是妥協了,他用了全身的力氣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幫這個“壞心眼”洗了頭又洗了澡。

    最后兩人換上了浴衣出了浴室。

    徐南儒拿了個吹風機準備幫她吹頭發:“坐過來點。”

    易惜從床頭挪到了床尾:“吶,小徐子,熱風伺候。”

    徐南儒面色無多樣的情緒,一本正經道:“知道了太后。”

    易惜見他這么配合笑的仿佛一個二傻子。

    “太后你能別笑了嗎。”

    “哈哈哈怎,怎么了小徐子哈哈哈哈。”

    “沒怎么,就是想你安靜點。”

    “喔沒問題!”易惜做了個封口的動作,然后乖乖撲到他腰上,閉著眼享受吹頭發服務。

    只是……好像有點硌得慌。

    易惜又默默的起來了,她盯著某人的某處看,見到某個小帳篷沒有消下去的姿態后便開始反省……

    剛才是不是太過分了?

    “那個,你還好嗎。”

    徐南儒低眸看她,只見后者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她,分明是素著一張臉,可是卻媚色橫生。

    “你說呢。”

    “我……我錯了嘛。”易惜再次深刻反省了下,突然伸手探進去……握住了。

    徐南儒猛然一滯:“易惜!”

    易惜手上滑動了下,在熱風轟鳴聲中嬌聲道:“要不,我幫你好不好。”

    她拿開他手中的吹風機,一把把他拉到床上坐著。

    易惜本來就不是什么正經女孩,她跟林敏一起看過的小片子算起來也不下幾十部了,只是兩人特別默契,每次到片中女人要給男人用嘴巴那啥的時候都會瘋狂快進,易惜覺得那看著特別惡心。

    可是……此刻想到自己要給徐南儒的時候,好像不會惡心,還有種,心要跳出來的感覺。

    徐南儒見她趴到那個位置的時候也突然反應過來她要干什么了,一時間,他的太陽穴凸凸直跳,喉間竟干澀的要命。

    “我,我第一次啊,你要是疼,告訴我。”

    徐南儒聲音低沉而喑啞:“你確定?”

    “我確定!你別怕啊,我輕輕的。”

    “……”

    到底,誰在怕。

    如想象中一般的濕熱暖嫩,口腔很小,幾乎動彈不得。

    易惜的眼中逼出一絲淚花,此時此刻,她特別后悔沒認真看片中的技巧。

    可她隨意的動作也讓他忍受不得。他咬緊牙關,額頭滲汗,可那種刺激似從脊椎尾開始,一波一波,讓人承受不住。

    隨著時間的流淌,他抑制不住的聲音還是從喉間發出,低沉、短促,讓易惜格外有成就感。

    而這種讓人心跳加速的成就感讓她就算再不適也要堅持下去……

    后來,在腮幫都開始發酸的時候,她終于聽他悶哼了一聲。

    一切,噴薄而出。

    易惜被這一群人搞的沒了脾氣,最后只好天天橫躺在沙發上吃水果、看電影, 當個逍遙散人。

    這天,她正坐著玩游戲的時候門鈴響了。易惜以為是徐南儒回來了,嚇的把手機往沙發里使勁藏。

    阿姨開了門,易城行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易城行賞了她一個白眼。

    易惜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突然道:“爸,你真的都沒聯系蔣……阿姨了?”

    “易小姐, 我去開門。”家里請來的阿姨從廚房出來。

    “噢, 好,看看是不是徐先生。”

    “易云釗有能力在國外混,我也給了明麗不少的財產,他們會活的很好。”

    “那你呢,爸。”易惜往后一靠,故作輕松的道,“我可不想你老了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爸, 你怎么來了。”

    易城行手里提了一大袋東西:“這是林姨在家給你準備的東西,還有這個雞湯,現在就可以喝了。”

    “我可跟你講,你這圓一圈也不夠。”

    易城行將手中的東西交給阿姨后走過來坐下:“胖死?你不看看你現在的身板, 這么瘦怎么行。”

    易惜:“哎……成天呆著不動, 又吃這么多高熱量的東西,你放心,不出兩個月,我決定圓一圈。”

    易惜懷孕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易言兩家, 于是, 易惜徹底被閑置在家了。

    一開始是徐南儒讓她不要太勞累, 不要去公司, 她那會不肯,覺得自己完全如沒懷孕那會一樣身輕如燕。可后來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聯合易城行一起“架空”她,導致之后她去公司的時候完全沒事做。

    “好的。”阿姨走到門邊往貓眼上看了眼, “易小姐, 是你父親來了。”

    易惜松了口氣:“噢, 給他開門吧。”

閱讀只為他折腰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萬古最強宗重生影帝:首長大人,花樣寵妻天龍武神訣重生初中校園:超級女學生武破九荒牧神記本宮巡房:將軍,解戰袍!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地铁跑酷赚钱滑板 搞黑坑赚钱吗 抖音点赞赚钱业务 汇丰彩票游戏 众赢彩票群 吃鸡游戏名字大全 在广州买车来货拉拉赚钱么 批发什么配件最赚钱 世界最赚钱银行排名2015新年 果掌门赚钱么 佳运彩票苹果 89国际彩票网址 一次性塑料杯能赚钱吗 买房卖房能赚钱吗 开纹身店为什么不赚钱吗 打麻将手气好的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