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長夜漫漫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沒什么。”岑寧連忙道, “誒,你買了什么這么一大堆。” WWw.5Wx.ORG

    “這些啊。”言行耀看向易惜, “這是給易姐姐, 姐姐, 我聽說懷孕的人吃這些對孩子好哦。”

    喲, 還獻上愛心了,前段日子不是還視若無睹嗎。

    “什么當局者迷呀。”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插進兩人的對話中,易惜抬眸望去,只見言行耀提著一大堆東西往她們這走來。

    “是啊,你以后記性可得好點,這輩分上的東西不要隨便忘。”

    言行耀:“是是是,小嫂子說的是。”

    易惜恩了聲,偏頭看向岑寧,姿態上完全忽略言行耀。

    易惜不輕不重的看著他,目光不像平時那般戲謔,反而有著職場女人的凜冽感。岑寧看看言行耀,再看看易惜,突然覺得易惜這般冷漠的模樣讓她很陌生。

    “有什么事,說吧。”

    言行耀也不拐彎抹角:“不知道徐南儒有沒有跟你說過關于EVP的事。”

    易惜喔了聲:“在別人那聽過,他倒沒跟我提過。”

    EVP是國外的某知名建材公司,前段日子她聽葉子佳提起過,說是言家有意跟他們合作,有想壟斷房地產方面建材的意思。

    “那嫂子你能不能跟他提提,這塊內容一直是我們家在管,是我在做。爺爺卻有意把這塊交給他,這算哪門子的事,嫂子,涉及太多對他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說是吧。”

    易惜眉頭一挑:“這種事你有意見就跟爺爺提,或者你本人去找徐南儒說,你找我……你這也太迂回了吧?”

    “我……他和爺爺要是能聽我說我也不會來求你了。”

    易惜:“這事我管不了。”

    “怎么管不了。”言行耀撇了撇嘴,“大家都知道徐南儒寵著你啊,你說什么他自然會聽。”

    “喔,可是我答應對我和他又有什么好處。”

    言行耀跳腳:“可是這本來就是我們言家的生意,憑什么說換人就換人。”

    易惜眸色一深,厲聲道:“言行耀我警告你,別口口聲聲言家言家,要比親是嗎,那從爺爺的做法不就可以看出來了嗎,我家南儒是爺爺的孫子,你是外孫,他說他哪點就不比你了。”

    言行耀一瞬間便變了臉色。

    “我想你現在既然來找我那就說明他也沒確定要接手,只是你害怕他接手。其實你完全可以自己跟他說去。”易惜微微收斂怒意,沉聲道:“當然,你得誠心,如果你還是端著這么一個你是言家某某某的姿態,完全把他當外人一樣談話。那行,我建議你也別去做了,我看著都堵心更何況是他呢。”

    言行耀垂下眸,也意識到自己言語間的問題了,說到底他也算是被人哄著長大的,高高在上,一向沒有現在這樣的危機感。

    “我,我其實沒那個意思。”

    “但你看著就是有那個意思。”

    言行耀猛的抬眸:“我只是不習慣,我真的沒那個意思了!”

    這段時間被徐南儒打壓的太慘,言行耀是真的橫不起來了,而且他比起顧淮要大氣點且看開點,還知道來跟易惜套近乎。

    “沒那個意思就去找他談,我說真的,他沒有你們這些人那么小氣吧啦。”

    言行耀最終訕訕走了,岑寧在邊上看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憋出一句:“易惜,你,你好橫啊。”

    易惜被她氣笑了:“你這是夸我?”

    “昂,我是夸啊,我只是感覺你這樣好帥氣,他是言行耀啊,你不在的時候他可拽了。”

    “拽什么?我有什么不敢懟他的?他言行耀背后是有什么黑暗勢力不成?就算是有,我也不怕。”

    易惜從小就橫慣了,而岑寧自小就謹言慎行,自然是對她這種活法覺得新奇。

    易惜又道:“而且我的小寧寧,全言家最有資格橫的就是你了,你還怕什么呢?”

    “啊?為什么。”

    “哇言行之是誰啊,那是言家長孫,言行耀他們不也得看他眼色嗎,我跟你說,恐怕言家最可怕的人就是言行之了。”

    岑寧聽的十分認真。

    易惜繼續道:“你看,最可怕的人是你的靠山,那你可不跟螃蟹似的可以在這言家橫著走嗎。”

    岑寧似懂非懂:“啊,那你也橫著走是因為徐先生……”

    “是啊,反正我闖了什么禍他都能收拾的。”

    “哦~我明白了。”

    ……

    “咔擦。”鑰匙扔在臺上的聲音,兩人抬眸望去,只見言行之和徐南儒不知什么時候進門了。

    四人四目相對。

    言行之似笑非笑,徐南儒目光寵溺又帶著一分無可奈何。

    易惜眨了眨眼,拍拍岑寧的肩:“我突然覺得我有點累,我先回房間休息一下。”

    “……”

    易惜以孕婦能達到的最快速度離開了“案發”現場,并表示一刻不想停留。

    Ok,她發誓,以后再也不在岑寧面前說言行之了,簡直有毒!

    **

    易惜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最近一段時間,她回易家住了。

    易惜走后岑寧就感覺家里安靜了許多,同樣有這種想法的還有言行之,不過他不是因為易惜離開,而是因為岑寧最近突然不鬧他了。

    不過仔細想想其實本質上是一樣的,岑寧鬧他的那些招數都是易惜教的。

    徐南儒從公司要回家的時候碰上了言行之,言行之很少出現在這里,大概是爺爺找他有事了。

    “今晚要回家?”言行之坐在車里,望向窗外的徐南儒。

    徐南儒:“恩。”

    “上車吧。”

    徐南儒:“要去XX商場買點東西。”

    言行之點頭:“順路。”

    徐南儒上車了,兩人坐在后座上,對著最近工作的事聊了聊。

    實際上,他們兩的關系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有沖突。也許年少時是相看兩厭吧,但后來了解了對方后對對方也就沒有什么敵意了。相反,還會帶著純粹欣賞的眼光。

    開車進了XX商場地下車庫,言行之和徐南儒一起下了車。

    上電梯的時候,徐南儒不冷不熱的問:“你也要買什么?”

    言行之更加不冷不熱:“你剛才不是說要親自給易惜肚子里的孩子準備衣物嗎,這么想想,我好像也得準備些什么才好。”

    說罷發現徐南儒有些詭異的目光,言行之又道:“之前容容出生前也有一樣的待遇。”

    “喔。”

    徐南儒或者言行之一個人走在路上就已經夠引人注意的了,更何況這兩人一起走,又更何況這兩人還一起進了一家母嬰店。

    店員一看兩人走進來先是傻了一下,然后反應過來后忙上前道:“兩位先生好,不知道兩位需要些什么。”

    “剛出生的孩子需要的東西都要。”徐南儒道。

    言行之:“都?”

    徐南儒:“都。”

    言行之:“喔,聽你的。”

    店員眨了眨眼睛,偷偷往兩人身上瞟了瞟。

    都聽你的???莫名粉紅啊嚶嚶嚶~

    店員:“好的好的,您請到這邊看看,這些衣服褲子都是需要的,哦對了,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言行之看向徐南儒:“男孩女孩?”

    徐南儒:“我怎么知道。”

    “那就都來一份吧。”言行之對店員道。

    店員:“好,好嘞。”

    店員一一給兩人介紹衣服,徐南儒看著眼前粉嫩嫩的小衣服,目光不自覺的柔軟了下來,這些東西他早就想好要自己準備不借他人之手了,一想起將來有個小不點穿著這些小玩意,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徐南儒:“這鞋子這么小?”

    店員:“是的呢,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本來就很小個嘛。”

    言行之:“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徐南儒:“說的你好像生過一樣。”

    言行之一噎:“沒生過也見過。”

    “呵。”

    “呵?”

    “呃,兩位帥哥不用吵架傷感情,你們沒生過很正常的啦。”

    徐南儒和言行之同時看向店員,對于她口中的“傷感情”有點不解。而店員也猛的楞了一下,糟糕……怎么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來了?!

    店員清咳了一聲,在兩男人詭異的眼神中掙扎道:“那啥,現在社會其實對不一樣的愛情包容度也挺大的,我覺得吧,沒什么大不了。”

    徐南儒:“???”

    言行之:“???”

    在外面被兩人顏值征服的幾個小姑娘正假裝在旁邊挑貨,聽到店員這么說更是眼睛發亮的看著兩人。

    徐南儒:“……”

    言行之:“……”

    就在整個世界處于蜜汁寂靜的時候,徐南儒的手機響了,是微信的視頻通話,徐南儒習慣性的就接了起來。

    與此同時,易惜的聲音就這么傳來出來。

    “寶貝~你在哪呢?”

    徐南儒把剛才陷入震驚的臉色換了下來,調整了一下才道:“我在XX商場。”

    “恩?你在那干嘛?”

    “上回跟你說我要給寶寶買東西的。”

    “啊?你怎么可以一個人去啊,我也要去!!!”

    “你不方便。”

    “我方便的,這么重要的時刻怎么沒有我在。”

    徐南儒安撫道:“乖,等你生好了我們再來一趟。”

    “喔……可是你一個人逛不無聊啊。”

    徐南儒:“我不無聊,言行之也在。”他的本意是:為寶寶買東西一點都不無聊。然后又覺得易惜說的一個人不準確,所以才很順便的提了一句言行之也在。

    然而,聽在易惜耳里就變了味了。

    “言,言行之?你竟然約他出去一起買寶寶的東西!嗚嗚嗚嗚,是他比較重要是嗎,果然如此……”

    易惜很驚訝,她沒想到兩人的關系竟然好到讓徐南儒拋棄妻子(?)的地步,于是,她在徐南儒前面戲癮爆發了。

    只是,她一句玩笑話似乎把母嬰店里的眾人更往深淵里帶了帶。圍觀群眾心里的戲已經從“現在的男男情侶顏值都要求這么高了嗎,好心動哦好恩愛哦”變成“竟然是三角戀,一個還是有妻之夫,哇,這個穿黑衣服的帥哥竟然是小三,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言行之在眾人譴責的目光下:“………………”

    徐南儒好像什么都沒看到,十分冷靜的拿著手機到另外一邊跟易惜說話去了。臨走時,他順便招手讓店員把剛才選的東西都包起來。

    而被群眾圍觀的言行之繼續:“………………”

    岑寧支吾了聲。

    易惜繼續道:“好像后來就沒出來了吧。”

    “我就說言行之喜歡你,你怎么就不信呢。”

    易惜瞥了一眼,淡淡道:“你姐姐姐姐的叫誰呢,再怎么說你也該叫聲嫂子吧。”

    易惜語氣很正常,只是岑寧和言行耀聽著卻莫名一凌。言行耀微微僵了僵:“喔對,你看我也是,老是忘記我現在上頭多了一個哥哥。”

    易惜猜的, 不過見岑寧滿臉通紅的樣子, 她想她是猜對了。

    “呀,看來感情進展十分快啊。”

    但言行耀這次帶著東西來看她顯然是有目的,果然,沒過一會他就坐不住了。

    “那個,易……嫂子,我有話跟你說。”

    “我……”

    “當局者迷啊。”

    他壓根就不把徐南儒當哥哥看。

    “嫂子,易姐姐, 你們在聊什么。”

    易惜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叫岑寧叫嫂子, 叫她叫姐姐,這人心里的小九九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岑寧好像被她教壞了, 但是易惜覺得還挺值得,因為這兩天, 岑寧和言行之之間的氣氛莫名的曖昧。

    “喝醉酒那天,言行之好像送你回房間了吧。”

    “我, 我記不清了。”

    易惜想起那晚在車上言行之對岑寧滿目寵愛的模樣,便覺岑寧這只小白兔是蠢萌的厲害, 早就被老虎盯上了還不自知。

閱讀只為他折腰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萬古最強宗重生影帝:首長大人,花樣寵妻天龍武神訣重生初中校園:超級女學生武破九荒牧神記本宮巡房:將軍,解戰袍!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华彩彩票游戏 福建麻将的规则 开连锁肉店赚钱吗 蛋咖赚钱幸运28 608彩票群 eve欧服刷深渊赚钱吗 手机版捕鱼大师 做高压电缆接口赚钱吗 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 开iu酒店赚钱吗 打麻将单机版4399小游戏 财神捕鱼安卓版 gta5单人ceo赚钱快吗 2015赚钱零成本开店创业 英雄联盟直播大厅 梦幻西游新区59大唐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