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大漠紅海霞光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龍麒麟與他會合,沖到秦牧前方,尾巴平鋪下來,秦牧踩在他的尾巴尖上,龍麒麟翹起尾巴,秦牧便滑到他的背上。

    龍麒麟載著他飛奔,來到太陽船旁邊。

    秦牧坐下來,大聲道:“國師,還活著嗎?”

    真天老母死了,火焰沙漠的火焰消失,連帶著棄民身上的火焰紋理也會消失!

    “不算太嚴重,比上一次輕了很多。” WWw.5Wx.ORG

    延康國師瞇著眼睛假寐,睜開一只眼睛,向后方瞥了瞥,有氣無力道:“真天老母的確強橫,借助太陽船的力量,她的實力超過上蒼神祇。”

    秦牧也向他目光所視之地看去,卻沒有看到什么,心中詫異,當即先給自己治療一下傷勢,然后想把他搬起來,卻搬不動。

    延康國師搖頭,道:“這次與真天老母交手,真天老母占據地利,我險些不能勝她。倘若啥入上蒼,上蒼中還有神祇,那里更是他們的地盤,只怕更加兇險。我需要等一等,等皇帝補全神橋,等延康國其他教主級存在成神。”

    延康國中有不少神橋境界的強者,他們被困在神橋境界很多年,秦牧將修補神橋的空間術數模型傳播出去,也給了他們成神的希望。

    “你放走了大尊?”延康國師問道。

    秦牧認認真真的為他檢查傷勢,道:“我與他有過約定,不能取他性命。不傷害他性命的情況下,我很難留下他。大尊逃命的本事天下無雙,我從未見過如此滑不留手之人,但是好在我留下來他半條腿。”

    延康國師沉聲道:“放走了他,只會后患無窮。他的拜魂巫法我也擋不住。我的真名雖然很少人知道,但如果到江陵去查,還是可以查到我叫什么。皇帝的名字,也可以被他查到。”

    秦牧取出銀針,將他扎成大刺猬,最后一針刺在他的眉心,笑道:“對我來說大尊已經不足為慮。他背后的那尊神魔叫做隗巫神,被大尊暗算,將他神肉剝離。大尊將他的肉身藏在大墟陽山,元神藏在大墟陰山。只需要滅掉隗巫神的元神,便可以破了大尊的拜魂巫法。”

    延康國師瞥他一眼,神色淡然道:“倘若大尊先你一步,將隗巫神的元神轉移呢?”

    秦牧呆了呆,在他大腿上重重一拍,延康國師痛得眼淚橫流,秦牧連忙收回手掌,飛速煉了幾爐靈丹,道:“大尊的醫術高明,只比我差一線,就算沒有了半條腿他也死不了。你留在這里,我先去一趟陰山!記得按時服藥!”

    延康國師取來玄武珠丟給他,道:“拿著玄武珠,以防萬一!”

    秦牧留下幾袋水和食物,跳到龍麒麟背上,飛速離去。

    延康國師靠在大石頭下,想要掙扎起身,卻又栽到下來,呼呼喘了幾口粗氣,苦笑道:“又傷成這樣……幸好教主這小混蛋將玄武珠塞到真天老母手中時,真天老母沒有直接動手,否則真的要被他玩死了……”

    他不禁有些后怕。

    秦牧幾次三番將玄武珠或者青龍珠塞到真天老母的手中,試探真天老母,渾然沒有想過,延康國師根本沒有他預想中的強大。

    這家伙對他信心十足,即便延康國師自己都沒有這么大的信心,跟在秦牧身邊,延康國師也倍覺兇險。

    “好在這小子走了,陰山兇險,跟著他更加兇險。”

    延康國師躺了下來,閉上眼睛養神。就在此時,他靠著的這塊大石頭后方,沙子在無聲無息旋轉,聚攏,緩緩的形成一尊沙丘巨人。

    延康國師毫無察覺,喉嚨中發出鼾聲,眼睛卻緩緩張開。

    他悄悄抬手,從眉心捻出秦牧刺在他眉心中的那根銀針。

    那并非是銀針,而是一口劍,無憂劍。

    延康國師握劍,瞇著眼睛,突然向身后的山石刺去!

    大石后方,沙丘巨人露出笑容,猛然向前撲去,就在此時無憂劍破石而出,從沙丘巨人的心口穿了進去,只聽嘭的一聲巨響,那無憂劍中八千劍光四下激射,從沙丘巨人體內飛出!

    無憂劍叮鈴鈴作響,八千口劍飛回,一滴滴神血從劍尖滴下,八千口劍合并化作一枚橘子大小的劍丸。

    延康國師靠在石頭上,只見那劍丸繞過石頭飛到他的面前。

    “謝了。”

    延康國師露出笑容,屈指一彈,劍丸呼嘯而去,消失在遠處的沙漠中。

    大石后方,沙丘巨人緩緩瓦解,神血從沙中溢出,越來越多,汩汩四下彌漫。

    龍麒麟載著秦牧向東方疾馳,突然秦牧抬手一招,劍丸呼嘯而來,被他探手抓住,龍麒麟身軀猛地一沉,被栽了個大跟頭。

    秦牧將劍丸藏入饕餮袋中,笑道:“真天老母終于解決了。”

    龍麒麟嚇了一跳,失聲道:“真天老母還活著?你身上的火焰紋理不是消失,沙漠的大火也不是熄滅了嗎?她怎么可能還活著?”

    “這就是她的狡猾之處。她讓我們誤以為她已經死了,而延康國師也裝作誤以為她死了,但是國師給我丟了個眼色,于是我便在治療的時候,將無憂劍化作銀針大小,刺在國師眉心。”

    秦牧笑道:“國師將玄武珠交給我的目的,也是怕玄武珠落在真天老母手中,讓真天老母更難對付,所以一定要我帶走玄武珠。現在,真天老母是真的死了。不信你回頭看。”

    龍麒麟急忙回頭看去,只見他們身后一片赤色紅海在飛速的蔓延,那是神血組成的汪洋,正在吞噬沙漠,紅海向他們這邊涌來,場面極為恐怖!

    龍麒麟急忙撒腿狂奔,跑出百十里地,紅海終于不再擴張。

    龍麒麟心中駭然,道:“真天老母流出這么多血?”

    “她的神血化凡,變成了凡血,自然會多一些。”

    秦牧也回頭看去,只見紅海上空霞光道道,海岸邊則長出了許許多多的茂密植物,正在瘋長,即便是大漠這種荒涼的地方,也有許多頑強的生命。

    “人也是如此,即便環境如何惡劣,總會活下去!”

    他張開丹霄天眼遠遠張望,四分五裂的太陽船變成了紅海中的島嶼,延康國師已經爬到一座島嶼上,沒有被紅海淹沒。

    “記得按時吃藥。”秦牧遙遙揮手,讓龍麒麟快步離去。

    班公措止住身上的傷口,坐在一片蒲葉上,蒲葉駕著狂風雷電向大墟疾馳,待來到大墟,已經過了三天的時間,天色將晚。

    這三天時間,他將自己的傷勢治愈,只是右小腿被秦牧斬斷,行動不便。

    班公措四下尋找,眼睛一亮,跟著一群大墟異獸向前趕去,總算在黑暗降臨前來到一處遺跡。

    嗤——

    班公措抬手將一條雄鹿的后腿斬斷,其他異獸嘶吼連連,發出陣陣的威脅聲。

    班公措打開饕餮袋,一群魂蟲飛出,班公措冷笑道:“你們也敢欺負我?一群孽畜,我奈何不得姓秦的,弄死你們還是輕而易舉!”

    其他異獸看著四處亂飛的魂蟲,輕易不敢上前。

    “大尊真是好霸氣啊。”

    突然,遺跡中一個聲音傳來,悠然道:“樓蘭黃金宮的大尊,竟然落到欺負異獸的田地,真是可笑。”

    “誰!”

    班公措連忙將鹿腿與自己的斷腿接到一起,顧不得連接仔細,便站起身來,卻見遺跡深處一口箱子飛出。

    嘭。

    箱子打開,兩條腿從箱子里跑了出來,接著又有兩條胳膊和半個身子飛出,自動拼接到一起,變成一個無頭身軀。

    那無頭身軀在箱子里摸索了一下,提出一個腦袋,放在脖子上。

    “大尊,不認得故人了嗎?”那具奇怪的身體轉過頭來,卻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露出妖異的笑容。

    班公措面色如土。

    巨大的太陽船四分五裂,這艘巨船幾乎完全分解,顯然真天老母最后那一擊的威力實在太大,她本著將延康國師連同自己一起毀滅的念頭,施展出這一擊,結果連太陽船也被打碎。

    沙漠中的火焰消失,沙子雖然還是紅色,但已經沒有了那種灼燒大墟棄民的火焰。

    “真天老母,死了!”

    “我在這里。”

    延康國師的聲音傳來,秦牧循聲看去,只見延康國師靠在一塊大石頭的陰影下,秦牧從龍麒麟背上滑下來,笑道:“又受傷了?”

    秦牧向更遠的地方看去,也沒有看到任何火焰。

    火焰沙漠熄滅了。

    延康國師似笑非笑道:“教主,你抬不起一尊神。”

    秦牧會意,就近為他治療,笑道:“國師還打算去上蒼?”

    秦牧心頭狂跳兩下,真天老母在火焰沙漠中布下專門針對大墟棄民的火焰,任何踏入此地的棄民,臉上都會浮現出火焰紋理,而且,血統血脈越高,火焰紋理便越多。

    比如秦牧,火焰紋理便爬滿全身。

    他的傷勢很重,不是與班公措交手受的傷,而是真天老母最后一擊造成的恐怖沖擊將他重創。

    “噗,噗!”

    遠處的一座沙丘裂開,龍麒麟從里面爬出來,吐著沙子,秦牧遠遠招呼一聲,一瘸一拐的向太陽船走去。

    一秒記住【舞文小說網】或手機輸入:wap. 求書、報錯請附上:【書名+作者】

    風暴過后,秦牧從厚重的沙丘中爬了出來,四下看去,入目一片荒涼凄寂,到處都是颶風過后形成的鱗片狀的沙丘。

    他不禁怔了怔,急忙抬起自己的手,他手上的火焰紋也消失了。

    他又取出幾面鏡子,上下反復照了幾遍,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火焰紋理。

閱讀牧神記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哥哥太好了怎么辦[穿書]從今天開始當城主我從鏡子里刷級萬古最強宗玄幻:我能掠奪百億天賦!武破九荒三國帝皇之萬界征戰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金配资 000069股票行情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最新消息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 创达盈配资 临汾股指期货配资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盘中股票推荐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 同花顺炒股软件使用教程 春安配资 泓胜配资 萬赢在线配资 3月15日股票推荐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中国建设银行股票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