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程遙遙不在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對啊,    要是他找程遙遙有急事呢?” WWw.5Wx.ORG

    劉悅煩躁道:“行了行了!他要是真有急事,肯定還會找回來的!你們剛才怎么不提醒他?”

    其他人剛才也抱著看熱鬧的心態,聽了劉悅的話也心虛,    各自散了。

    劉悅心中也有點虛,    嘴硬道:“這人來路不明的,    還是個男青年,    哪能隨便放他進劇組找人。”

    謝昭走進玄妙觀旁邊的的一家面店。店堂深深,墻上用木牌掛著供應的菜名:楓鎮大面、鮮肉湯包、各色小籠、凈素菜饅頭、鮮肉小燒賣等等。

    謝昭點了兩份楓鎮大面,幾樣小菜,在角落一張桌子坐了下來。不多時,一個穿藍布工裝,不起眼的男人就在他對面坐下了,把兩客熱騰騰鍋貼推過來:“排隊可累死我了。”

    “鍋貼哪里都有。”

    “你就是猴子介紹的三哥?”黃六也在打量著謝昭,笑了:“太年輕了點。”

    謝昭道:“叫我謝三就行。先吃飯,我請。”

    這家百年老店的楓鎮大面是招牌,幾樣鮮鹵肉食小菜油汪汪的,熱騰騰的香氣直沖鼻子。黃六咽了咽口水,拒絕不了白花花的面條,拿起快子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反正這小子愿意請客,不吃白不吃!

    謝昭夾了個鍋貼蘸一點醋咬下,滾燙鮮美的肉汁迸濺在口中,皮薄而韌,底部焦脆,咀嚼得滿口生香:“這鍋貼哪家店的?”

    “啊?”黃六正扒拉得滿口面條,聞言愣愣望著謝昭,沒反應過來。

    謝昭夾著半個鍋貼,重復了一遍:“這鍋貼,哪家買的?”

    “……”黃六伸直脖子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愣愣道:“玄妙觀西門角點心店。這家鍋貼最出名了,得提前找人排隊去,現買現吃。”

    “嗯。”謝昭把鍋貼塞入口中,幾口咽下,又端起面條吃起來。一路風塵仆仆,他早就餓了。

    兩個男人吃飯沒什么話說,兩碗面和一桌子小菜一掃而空,還續了兩籠鮮肉湯包,最后點了一壺茶消食。黃六捧著肚皮癱在椅子里,叼著牙簽,滿足得想哼歌。他多久沒吃得這么飽了?

    黃六一邊東拉西扯一邊瞇眼打量對面的年輕男人。謝昭坐姿端正,肩膀挺拔,把玩著手里小小的茶盅,臉上看不出絲毫情緒,還反問幾句蘇州哪里有好絲綢,哪里有好吃的點心,倒是反客為主起來。

    跟謝昭介紹完哪家賣上好鴨蛋粉和頭油后,黃六終于失了耐心。他喝了杯茶,試探道:“你是猴子介紹來的,我也不拿你當外人。咱們交個底,我能吃下這個數,你這回的貨有多少?”

    黃六手不經意地搭在臉旁,迅速比了個數。謝昭八風不動:“你說了不算,我要見你上面的人。”

    “……”黃六笑了笑,“我說了算!”

    謝昭站起身:“你們商量好再來找我。”

    謝昭提著行李,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面店。眼看著他的身影沒入人流,黃六追了上來:“哎哎哎!”

    兩人隔著些距離走著,在熱鬧的街上也不起眼。黃六牙疼似的嘖道:“你怎么看出我不是管事兒的?”

    謝昭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沒有回答。有個嬌氣包說過,看一個人的身份,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請他吃一頓飯。黃六這樣的吃相,顯然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怎么可能是管事的?

    黃六左右掃了眼,低聲道:“跟我走!”

    黃六率先轉身走了,謝昭落后幾米跟了上去,兩人一前一后消失在這條街上。

    天氣冷了,禿黃油很快就凝固起來。黃澄澄醬凝固在玻璃瓶子里,看著別提多誘人了。榮導幾人都吃過中午的蟹黃豆腐,此時收到一整瓶禿黃油,都是喜出望外。榮導直接就把兩瓶禿黃油藏進了抽屜。

    編劇故作嚴肅:“遙遙,你送禮我也不會給你加戲的!”

    “我還就怕您給我加戲呢。”程遙遙毫不客氣地回嘴。

    編劇聞言,跟榮導幾人交換了個眼神,有些為難:“遙遙,這個戲,是藝術。有時候為了藝術,一些小小的犧牲是在所難免的……”

    程遙遙瞇了瞇眼,轉向榮導:“導演。”

    榮導咳嗽幾聲,笑道:“遙遙,是這樣的。我們為了你這個事兒,已經開了好幾次會了。這個親熱戲,咱們都用隱喻的方式來展現,但是有幾個遠景和借位的鏡頭,還是需要你自己來。”

    副導演連忙補充:“你放心,肯定不會真讓你吃虧!都是借位。而且裸露的都是男演員,不會拍到你。”

    程遙遙摸著下巴,陷入了思考。

    七八十年代,中國已經涌現出一批十分優秀的導演和電影作品,而且各種大膽的劇情鏡頭層出不窮。當時的一些特權階級總可以觀看完整版的電影,美名其曰審查。而這些電影出現在大眾面前時,許多鏡頭都會被刪減干凈。

    《迢迢》的原劇本里,只有一場船戲。這場戲承上啟下,是全劇劇情的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情、欲原本就是文學作品里一個不可或缺的核心,程遙遙知道這個道理,她也知道導演和編劇已經做了最大的努力。

    程遙遙咬了咬下唇,道:“真的是借位?”

    “我保證。”榮導笑道,“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你不樂意拍吻戲,我不是也刪了嗎?”

    程遙遙這才松口:“那好吧。只借位。”

    正說著,場記來匯報工作了,看見程遙遙驚訝道:“遙遙你怎么在這兒?剛才有人找你,我當你出去了呢。”

    “找我的?什么男青年?”程遙遙道。

    場記道:“個子高高的,特別英俊。”

    “是謝昭!”程遙遙驚得跳起來,“他現在在哪?!”

    “快一個鐘頭前了。”場記道,“我在門口聽見他找你,就讓他進劇組來了。怎么,他沒找到你?”

    “沒有啊!”程遙遙急得轉身就要出去。

    榮導忙道:“你別急!不一定是謝昭!“

    “肯定是他!我知道是他!”程遙遙相信自己的直覺。

    程遙遙臉泛桃花,眼眸亮晶晶的。榮導知道勸不住她,又怕她這么跑了,只得哄道:“要真是謝昭,他肯定還會來找你,你這樣跑出去,兩人反而跑岔了。”

    程遙遙琢磨了一下,有點道理,便道:“那我去門口等著。他找不到我,肯定不會走遠的!”

    副導演和編劇面面相覷,道:“你們說的他,到底是誰啊?”

    程遙遙從門口探進頭:“他是我對象!”

    嬌美面容在門口一晃又不見了。編劇拍腿大笑:“這是哪里找來的寶貝,活脫脫的一個沈寄秋!”

    榮導得意地捧著茶缸:“要不是寶貝,我能千里迢迢跑去鄉下請來?”

    副導演中肯道:“可惜心思不在電影上。”

    榮導一拍大腿:“是了!我好容易把她的心思收在電影上,謝昭這小子不厚道,半路跑出來擾亂軍心!不行不行,趕緊找個人看住程遙遙,別讓她跑出劇組了!”

    不用榮導說,劇組門禁森嚴,門衛把門看得死死的,有進無出。特別是這些年輕的姑娘,沒有導演的允許,是絕對不準出門的。

    程遙遙跟門衛大爺軟磨硬泡了半天,門衛大爺愣是沒松口。孟姐又跑來傳導演的話,勸程遙遙回去:“遙遙,那謝小哥千里迢迢來找你,肯定不會走的。你先回去吧。”

    “我不走,我再等等,說不定他過會兒就來了。”程遙遙不肯走。

    她可憐巴巴趴在鐵欄桿上,望著外頭。劇組借住在一座不對外開放的小園林里,附近人煙稀少,等了半天也只有一只流浪貓跑過。

    作者有話要說:遙遙:你試過從天亮等到天黑的滋味兒嗎?明天白天會再更一章。

    《不乖》預收過一千二我就雙開啦,求預收!是遙遙和謝三哥現代篇!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25016234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25016234    2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天也為哥哥們的愛情、梅川兇照、鴨丫、    _whispers、37062791、阿發的女朋友、請叫我i勝利、cici、萌汐sama、提四十米大刀催更、lu7777777、喜歡喝檸檬汁的小孩、熹微、cc、山思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jessie    57瓶;林臨、哼,我都不想理你    50瓶;eva    39瓶;mr.bravery    30瓶;順眼、啾啾小啾啾    20瓶;小唯    16瓶;&bao    ??、yl、立盡斜陽tc、金雅冰、手涼的菇涼、梅川兇照、浪七、麻雀君、酥酥    10瓶;九歌    7瓶;要做一個健康的胖子、平常心、米米無所思、小兔子咩咩、市儈    5瓶;逝水流年    4瓶;一枝牡丹、韶衣    2瓶;(?˙︶˙?)、雞蛋餅子少女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樂文

    劉悅這些年拍戲也練出些眼光,    卻看不出這青年的身份。他穿著普通,    面容氣度卻出眾,    比同齡人更多出一份穩重內斂。

    那青年放眼望著劇組的環境,并未立刻回答。劉悅試探地問道:“你是隔壁劇組的演員嗎?”

    劉悅心中暗怒,臉上卻誠懇道:“我們劇組分兩個組拍攝,程遙遙在獅子林那個組。你知道獅子林往哪邊走吧?”

    提著軍綠行李包的青年走在蘇州街頭,高大身材在南方格外醒目。這青年正是謝昭。他沒有去獅子林,而是來到了蘇州最熱鬧的觀前街。

    白相玄妙觀,吃煞太監弄。觀前街是蘇州最熱鬧的地方,沿街掛著琳瑯滿目的招牌,生煎和湯包的香氣從二樓點心店飄散出來,勾人食欲。

    青年只是重復了一遍:“請問你知道程遙遙在哪嗎?”

    劉悅臉色登時沉了下來。她長得漂亮又拍過兩部電影,走到哪兒都是男人們視線的焦點。面前這青年卻張口閉口不離程遙遙,對自己視而不見。

    “現做現吃才有滋味!”

    暗號對完,謝昭抬眼看著面前的男人:“黃六?”

    青年淡淡看著她,    那眼神似乎能看進人心里。劉悅心中有些打鼓。那青年卻只是道了聲謝,提著包轉身走了。

    看著他高挺背影遠去,    其他姑娘才七嘴八舌地道:“劉悅,你干嘛騙他?獅子林離這兒來回幾個鐘頭呢!”

    “咱們就真讓他走了?萬一程遙遙知道了……”

    “他不會就是程遙遙的對象吧?”

    “不能夠,    程遙遙的對象是個鄉下人,    剛才那人也是演員吧?不知道是哪個電影廠的。”

    “我找程遙遙。”這句話一出,劉悅滾燙的心就被澆了盆冰水。

    劉悅上下打量著青年,    試探道:“你找程遙遙?你是她什么人?”

    劉悅抱起手臂,    道:“程遙遙不在這兒!”

    青年道:“你剛才說過,    這里是《迢迢》劇組。”

閱讀七零嬌氣美人[穿書]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都市之萬界后宮系統娛樂之荒島奴隸主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潑婦七零嬌氣美人[穿書]嬌艷欲滴哥哥不要啊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股票融资要求 点点策略 创业板股票一览表 涵星配资 002349股票分析 高中生炒股赚4.5亿 浙嘉股票配资怎么样 免费股票推荐软件 长盈宝配资 米牛网 长城汽车股票 理财会把本金全亏没了 南昌股票配资 京东股票 电脑看股票行情软件 纵横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