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絳色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謝昭也看著謝緋。

    謝緋搖頭道:“曉蕾姐她們在上海人生地不熟的,我不能撇下她們的。” WWw.5Wx.ORG

    謝昭道:“那好。你要注意安全,別亂跑。黃六就住在你們隔壁,有事喊一聲。明早我跟你嫂子來接你去玩。”

    犟犟咪了聲,    一點兒沒有不好意思。

    程遙遙捉著犟犟垂下的尾巴,擼個沒完:“真可愛,犟犟又胖了。”

    犟犟敢怒不敢言,小肉爪子直扒拉謝昭脖子。謝昭只好道:“妹妹,剛才小緋跟你說什么了?”

    程遙遙被轉移了注意力:“啊,是宿舍的事。我們制衣廠沒有宿舍,總不能讓她們一直住招待所吧?”

    謝昭自然沒有不答應的。制衣廠和家具加工廠都要擴招,兩家廠子相隔不遠,中間是一家制糖廠。

    如今私營工廠生產的精白糖與各色糖果琳瑯滿目,早就將國有制糖廠市場份額擠壓殆盡。沒多久,這家制糖廠就掛牌出售。謝昭以一個很低的價格標下,將廠房改建成了工人宿舍,

    上海城郊如今還是一片荒涼,在幾十年后,這里將是上海最繁華的地段。光是地皮,就能賣出天價。

    宿舍畢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好的。程遙遙托孟姐幫忙租了間清凈的屋子,一個月八塊租金,幾個女孩子住著正好。周末時,就把謝緋接到家里住幾天。

    上海的一切對謝緋而言都是新奇的,特別是謝昭和程遙遙帶她去的地方:西餐廳,中餐館,有洋人的酒會,跳舞沙龍,大商場……謝緋如饑似渴地接觸、學習著這一切,又小心地收斂自卑與膽怯。

    同樣是頭一回進城的犟犟則適應良好。來到上海后迅速擴張地盤,每次謝昭去廠子里巡視它都要跟著去,外國客商看見這只油光水滑一臉囂張的小肥貓,都稀奇地湊上來看,它瞇著眼老神在在,一個眼神都不給。

    至于煩煩,從獨苗迅速淪為二胎,現在也不跑酷了,也不砸東西了,成天咪咪叫著,跟犟犟攀比著撒嬌賣乖。

    如果煩煩能聽懂人話,那它就會絕望地發現自己得算到六胎開外了。

    暑假很快就結束了。短短的一個半月,足夠發生很多事。

    從小處著眼,謝緋的朋友們在制衣廠站穩了腳跟,秦洋洋她們結束打工,賺到了足足八十來塊生活費。制衣廠擴大招工,在帝都也開了一家新門店。

    從大處看,上頭的政策朝令夕改,上海不斷有新工廠開辦,又有工廠倒閉。時代浪潮沖擊之下,屹立不倒的才是真正的贏家。謝昭的事業在不斷地擴張,程遙遙也沒有落后。

    迢迢的新品海報又更換了兩次,這個品牌逐漸深入人心。而在普通人看不見的地方,迢迢悄然開創了一條高端線——絳色。

    絳色每個月推出的新品會集結成一本小冊子,上頭的衣物比門店新品更精致,用料也更昂貴。

    程遙遙曾送給這些外商每人一條手繡絲巾,上頭就留了獨家標簽。這些外商自然將絲巾轉贈給了自家夫人或姐妹。這些女眷就成了絳色的第一批會員。

    絳色沒有門店,采用會員準入制,必須得有一定身份或熟人引薦才能入會。這種會員制度對于那些名門貴女而言,成了身份的象征,一時間上海的名媛貴女都以擁有迢迢會員卡為榮。

    更有會員向孟姐要求:絳色的產品應該跟普通門店徹底區分開!

    程遙遙聽了孟姐的報備,輕飄飄道:“那就把絳色的價格再翻一倍,會員一季度沒買夠額度自動退會。”

    孟姐緊張道:“那也太貴了!人家愿意買嗎?”

    程遙遙笑吟吟擺手:“你照做就是。”

    孟姐忐忑地照辦了。誰曾想那些名媛非但沒有被價格嚇退,反而更加趨之若鶩。孟姐傻了眼,直呼程遙遙神了。

    程遙遙攤攤手。上輩子當了二十年的大小姐,這些名媛的心思沒有人比她更了解。

    何況七十年代的名媛,眼界見識與享受都少得可憐,迢迢完全為她們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何況絳色的衣物是真好看,質量也好,穿出去完全不遜色于別人從海外帶回的品牌。絳色的服務更不必說,可以根據客人的身材與要求量身定做修改。每個季度隨著小冊子而來的,是送給會員們獨家定制的絲巾配飾,每個會員的生日也有一大束鮮花與灑了香水的卡片,比對象貼心一百倍,有什么理由讓人不沉迷呢?

    有幾家無良制衣廠出售迢迢盜版衣物,還聯手壓低價格試圖擠垮迢迢。殊不知迢迢制衣廠賺錢的重心早就不在迢迢上了。幾輪拉鋸戰下來,迢迢屹立不動,盜版制衣廠倒把自己整垮了。

    而顧客們發現盜版衣物的質量版型跟迢迢根本不能比,更是認定了迢迢。

    可惜事業做得再風生水起,程遙遙也一樣得上學。

    謝昭已經跑完步,洗過澡,程遙遙還軟綿綿趴在被窩里,任由謝昭怎么抱也不起來。犟犟也跟著癱在床上扭動,被謝昭拎起來丟地上了。

    犟犟一咕嚕爬起來,沖謝昭直哈氣。煩煩從背后抽冷子給了它一下,犟犟頓時嗷地跳起來,追著煩煩跑了。

    一大早就貓飛貓跳。

    謝昭把程遙遙連人帶被子抱起來:“開學第一天,不能遲到。”

    程遙遙凄厲地掙扎:“我都賺了這么多錢了,為什么還要早起上學!”

    謝昭淡然反問:“你賺得有我多?”

    “……你的就是我的!”程遙遙憤怒道。

    “是,都是你的。”謝昭敷衍地點點頭,強行剝開被子。

    期待的視線一凝。

    程遙遙穿得整整齊齊,軟綿綿從他手里溜下地:“哼!小緋都做好早飯了,趕快出去吃啦。”

    程遙遙跑到門口,被謝昭攔腰抱住,強行補給一番陽氣。

    “哥……”謝緋在樓梯上冒了個頭,嚇得掉頭就跑,一口氣直跑到花園里頭。清晨涼風撲面,讓她漸漸冷靜下來,心臟還是砰砰跳。

    謝緋漸漸懂事了,又聽謝奶奶說程遙遙和謝昭新婚燕爾,自己來家里住不方便。至于具體有什么不方便,她又不是很明白了。

    程遙遙和謝昭擁抱接吻,謝緋在鄉下時也撞見過幾次的。可這一次兩人之間的氣氛,叫謝緋看了一眼就臉紅心跳。

    謝緋雙手捂住臉,眼前浮現出一雙含笑桃花眼來,帶了鉤子似的。謝緋被嚇得尖叫一聲,傻愣愣看著對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面前人穿著筆挺軍裝,肩膀寬闊,總是含笑的眼透著那么一絲邪氣,跟盯住小白兔的狐貍似的:“這么巧。”

    見人沒反應,將手伸進鐵欄桿,輕輕扯了下她的小辮子:“我送你的發卡怎么不戴?”

    好像不是幻覺。謝緋聞見了那只手上屬于男人的淡淡煙草味。

    陸青棠桃花眼瞇了起來,還是那么笑著:“還記得我上次說的話嗎?”

    他那雙眼有魔力,引著謝緋混沌大腦運轉起來,尋回很久之前的只言片語:“敢扔了,我親死你。”

    謝緋終于有了反應,猛地彈了老遠,小鹿眼瞪得圓圓的:“我……我哥哥在家,我哥哥會……”

    謝緋不住地轉頭看向那扇門,不知道是害怕謝昭出來,還是害怕謝昭不出來。

    陸青棠捻了捻手指,冷笑一聲,紅潤的唇沖謝緋無聲翕動幾下。

    謝緋又是狠狠一顫。

    謝昭和程遙遙手牽手走出門時,就瞧見謝緋呆站在院子里,眼圈紅紅,像是被嚇壞了。

    程遙遙狠狠掐了謝昭掌心一下,沒好氣地瞪他:“我就說小緋肯定看到了!現在把她嚇到了吧?”

    謝昭臉皮微窘,他剛才在門口也沒對程遙遙做什么……謝昭低咳一聲,道:“小緋,早飯做好了嗎?”

    “嗯……做,做好了的。我煮了小米粥,還買了生煎。”謝緋回過神來,忙跟著去了廚房。

    謝緋一頓早飯吃得神不守舍。程遙遙和謝昭以為她瞧見了什么不該看的,也心中尷尬,一頓飯草草吃過,就要出門了。

    犟犟抱著謝昭的大腿,硬要跟著去。暑假里犟犟成天跟著謝昭出門,次次都能撈著好吃好玩的,早就是一只見過世面的貓咪了。今天見謝昭背著個鼓囊囊的包出去,更是認定他去吃好吃的,不帶上自己。

    煩煩還是小貓咪,只喜歡在院子里玩兒,此時顯得比犟犟懂事多了。

    “我們是去上學,不能帶你。”程遙遙硬是把犟犟撕下去。

    犟犟圍著謝昭的大長腿繞了一圈,謝昭愛莫能助地搖搖頭。犟犟“嗯”地一聲,生氣地掉轉屁股走掉了。

    程遙遙很雙標地道:“小緋,你真的不跟我們去學校玩兒?”

    謝緋抱起賭氣的犟犟,搖搖頭:“我今天有靈感,想把那條裙子畫完。”

    程遙遙原想讓謝緋跟著自己去學校,好讓她看看大學生活是什么樣子。誰知道謝緋一點興趣也沒有,程遙遙不由得看向謝昭。

    謝昭握住程遙遙的手,道:“小緋不想去就留在家里吧。不要自己隨便出門。”

    謝緋笑著道:“放心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自行車鈴鐺聲清脆地響起,程遙遙斜坐在謝昭的自行車橫杠上,迎著清晨的風上學去了。

    謝緋艷羨地看著這美好的一幕,冷不丁瞧見欄桿外軍綠色一閃,嚇得抱起犟犟轉身就跑回屋子里了。

    滬大開學的第一天熱鬧非凡,全校最為矚目的一對眷侶結婚了!本系的外系的同學們全來湊熱鬧,喜糖根本不夠發,謝昭臨時叫人又送了幾包喜糖來,這才打發走這群餓狼。

    秦洋洋蔣牧幾個圍著程遙遙,將她好一番審問:“好你個遙遙!這么大的事居然瞞著我們    !”

    秦洋洋最為憤慨:“上回還買了那么多武俠,原來是買給你男朋……不對,你丈夫的!哼,枉我拿你當好姐妹,還幫你換了本新雜志,你就是這樣對我們的?”

    “原來是你換的!”程遙遙一拍桌子。

    秦洋洋幾個頓時將她按住:“怎么?你還有理了?”

    “沒有沒有……”程遙遙欲哭無淚,她委屈!她回去一定要對謝昭說明真相,還自己一個清白!

    老師抱著教案進來了,幾人才趕緊老實坐下,一聲不敢吭。

    老師看見桌上的喜糖,不由地看向程遙遙,笑著調侃了幾句。末了臉色又嚴肅起來:“同學們,我手上捧著的是你們上學期末的考試分數排名。當然了,分數并不能代表一切,但這些分數多少反饋了你們上學期的學習狀態。現在,我就宣讀一下班級排名……”

    原本還嘻嘻哈哈的學生們全都緊張起來。程遙遙也忍不住坐直了,當眾宣讀排名呢,要是自己排在倒數,豈不是丟大人了?

    老師念著:“……程遙遙,班級第五名,年段第十八名。”

    “哇,遙遙!”班級里一陣低呼,艷羨欽佩的目光都涌向了程遙遙。

    程遙遙在學習上的表現一向不夠刻苦,加上《迢迢》熱播,總給大家一種漂亮花瓶的感覺。沒想到程遙遙一鳴驚人!

    老師也笑道:“程遙遙同學其他科目分數中上,可她的英語分數是全校第一!大家平時要多向程遙遙同學多學習請教。”

    程遙遙難得地有些害羞了。這主要是因為從前大家學習的外語都是俄語,程遙遙自小就學英語,否則以她的刻苦程度,哪里比得過其他同學們。

    秦洋洋幾個高興地推著程遙遙,程遙遙回過神,忙站起身來向大家點頭示意,這才又重新坐下。她喜滋滋地將成績單疊好,準備放學后跟謝昭炫耀一番。

    放學后,程遙遙站在一樓公告欄,看著大紅紙上全校第一的名字,默默將成績單揉了。

    樂文

    程遙遙拉著她往外走,道:“有什么不敢的?你哥那么疼你,你還怕他啊?”

    “怕誰?”一道低沉嗓音響起。謝昭修長身影從不遠處走來,    肩上蹲坐著橘白色小肥貓,    脖子上還多了一個漂亮的紅項圈。

    謝昭道:“買的,逛了會商場。”

    “嗯!謝謝哥,謝謝……謝謝嫂子。”謝緋機靈地改口,又沖程遙遙擠擠眼睛,小聲道,“那件事,幫我跟哥哥說。”

    看著謝緋回到招待所,程遙遙和謝昭才一起離開。犟犟蹲坐在謝昭肩上,愜意地吹著晚風。

    程遙遙沖謝緋擠擠眼:“怕你。”

    謝昭看著許久不見的親妹妹,    目光柔和,    微笑道:“怕我干什么?”

    謝昭狹長眼眸望過來,帶著點笑,仿佛能穿透人心:“要我幫你蓋宿舍?”

    程遙遙哼唧道:“怎么能叫幫我蓋?反正家具廠也要蓋宿舍,咱們兩個廠子挨得近,一塊兒蓋嘛。”

    犟犟這只鄉下小貓,    迅速切換到揮金如土富二代模式,看見喜歡的就抬爪指著要,    不給買就不走。謝昭另只手里還提著一堆東西,    全是犟犟給自己買的。

    謝緋道:“犟犟,你一進城就學壞。在家里奶奶可不給你買這些。”

    程遙遙道:“你跟我們一起回家住呀。”

    謝昭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對謝緋道:“凱司令的栗子蛋糕,    剛出爐的。”

    謝緋接過蛋糕,    高興道:“太好了,    早就聽說凱司令的蛋糕好吃,    我朋友她們也沒吃過呢,我留著跟她們一起吃!”

    程遙遙笑吟吟道:“求你哥建宿舍啊。我們制衣廠原來招的都是本地人,    沒有宿舍。”

    謝緋聞言,擔心道:“建宿舍得花多少錢啊?為了我帶來的幾個朋友,    要新建一幢宿舍,    這也太……遙遙姐,    你跟我哥說吧,    我不敢。”

    謝緋心里有事,    咬著唇不敢說話。

    程遙遙順手撥弄下犟犟脖頸上的項圈:“哪里來的新項圈?”

閱讀七零嬌氣美人[穿書]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都市之萬界后宮系統哥哥不要啊君有疾否病態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七零嬌氣美人[穿書]我的嬌妻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点了 现在有什么好的理财方法 东北麻将下蛋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快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数据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ios 棋牌长春麻将 台湾麻将口诀 2014年股票推荐 快乐十分前三组 微乐长春麻将外挂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 全民麻将怎么打 闪牛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