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篇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林盡染一顫,欠?

    她現在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問題,她想要的,只是他能好好的站在她面前而已。

    -----------------------------

    霍老夫人輕嘆了一聲,“因為我了解正憲,這孩子從小到大就心狠,要不然也不能在吃人不吐骨頭的商界混的風生云起,他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要他認定了,就絕對會辦到。” WWw.5Wx.ORG

    周家很多人都過來看過周正憲了,而霍老夫人他們直接在四川住了下來,就等著他的蘇醒。周維恩一改呱噪的性格,他偶爾會待在病房里一句話不說,就是陪著林盡染。從這件事后,他也徹底的明白了,周正憲在林盡染心中是無法取代的人,也是永遠都不會消失的存在。

    而他……就這樣吧,現在真的只想看到她笑,只想讓她開心就好了。

    這天,林盡染依然早早的來到他的病房。

    “周正憲,你不再醒,我要生氣了。”

    “你知道嗎,昨□□朝來了,他哭的很厲害,你今天要是還不醒,他等會來了估計還要哭。”

    ……

    中午。

    “盡染。”病房門被推開來,蘇矜北和邵素瑩走了進來,“十二點了,跟我們先去吃個飯。”

    林盡染看了她們一眼,“你們去吧,我不餓。”

    蘇矜北和邵素瑩對視了一眼,“醫生說大哥要去做一次檢查,你在這一個人也沒事gān,先去吃飯,你總不能把自己搞垮了。”

    這么說著,真的有幾個醫生從門口進了來,他們看樣子是要把周正憲推出去。

    林盡染也跟著站了起來,“我跟著去吧。”

    醫生道,“家屬不用跟,檢查室不能進。”

    林盡染,“那我在外面等著。”

    “哎呀,你先跟我們去吃飯,”蘇矜北走過來qiáng制性的把她拉走,“等我們吃完飯回來大哥也回來了。”

    蘇矜北和邵素瑩一左一右的把人帶走,其實她們就是擔心林盡染,這么些天下來,她跟別人幾乎是零jiāo流,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怎么看怎么心疼。

    三人沒有走遠,就在醫院附近的某家餐廳吃飯。

    “我吃完了,”林盡染匆匆吃完就站了起來,“我先回去了。”

    “誒誒誒,等等我們!”邵素瑩和蘇矜北連忙站起身,邵素瑩去付了錢,蘇矜北則跟上林盡染的步伐,實際上在他們心里,林盡染也算是個病人了,她需要時刻被看著。

    因為他們吃飯的時間花的很短,而且檢查室離的又比較近,所以林盡染第一時間就先去檢查室而不是病房。

    “醫生,周正憲還在里面吧。”林盡染對著剛才檢查室出來的醫生道。

    “你說周先生啊,”醫生笑了笑,“不在了,他醒了,現在在病房呢,你不知道嗎?”

    “什么……”林盡染一愣,接著是鋪天蓋地涌過來的欣喜,而她身后的蘇矜北和邵素瑩默默的對視了一眼,臥槽,她們倆今天是作孽呢?

    “林……”

    話未出口,兩人就已經見林盡染朝病房區跑去,她很著急,身體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

    “等什么!去看看!”蘇矜北道。

    邵素瑩,“哦!”

    林盡染一路跑過來,等她真的沖到了病房門口的時候卻生生的滯住了腳步,她閉了閉眼,顫抖著手,終于去推開房門。

    病房里已經有人在了,霍老夫人,周時韞,周衍……很多人都在里面。

    林盡染慢慢的走了進去,而她的到來也讓原本還有說話聲音的病房安靜了下來。

    蘇矜北和邵素瑩跟著林盡染走了進來,周時韞看到蘇矜北便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去哪了。”

    蘇矜北有些尷尬,“本來想帶著盡染出去吃個飯,然后走動走動,沒想到錯過了大哥醒來,啊……她等了這么多天,貌似都給我們破壞了。”

    周時韞淺淡一笑,眸中盡是寵溺,“笨。”

    蘇矜北橫了他一眼,但此刻也懶得說什么了,滿心期待的看向了眼前令人揪心的男女。

    林盡染緩緩靠近,她張了張口卻什么話也沒有說出來,她身體仿佛被人定住一般,她明明該跑上去一把擁住他,可現在卻又莫名有些害怕。

    這是,真的吧。

    此時此刻,他就坐在chuáng上,臉色雖然還是有些蒼白,但那張臉總算有了生氣,溫潤儒雅,是她熟悉的模樣。

    林盡染愣愣的看周正憲的時候,他亦抬眸望向她。他的眼眸微動,如深潭般墨黑像直接將她吸入一般。

    驚濤駭làng閃過眼睛,最終化成一抹淺淺的亮光。

    萬般寂靜中,他忽而勾唇一笑,緩緩朝她伸出了手。

    “染染,過來給我抱抱。”

    作者有話要說:結局了,謝謝大家的陪伴,我不會離開太久,一定盡快回來噠。

    說實在的,這本書相較于之前的書整個基調會比較沉,我覺得我還是喜歡寫躁動的小甜文,所以下一本《兔子想吃隔壁草》會走歡脫甜膩路線,讓我們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停吧~

    再走一遍文案,再送一個小劇場。大家先去收藏吧,預收高才能開的快嘛,嘿嘿嘿!

    《兔子想吃隔壁草》文案:

    演藝世家簡宅出了個兩耳只聞游戲音的網癮少女

    一開黑就忘記時間,演戲?主業?不存在的。

    “這是一個被娛樂圈耽誤的電競選手的故事。”

    小劇場1:

    粉絲圈都說,何淵對女人不感冒,人生中除了游戲就是游戲。

    簡言之當真了,直到后來的某個夜晚她被何淵死死的按在chuáng上

    面對男人某處的血脈噴張,簡言之抖著嗓音問:

    “淵,淵神,你對女人……有性欲?”

    小劇場2:

    記者:從小就演戲,有沒有想過在娛樂圈找一個男藝人當男朋友?

    簡言之:沒想過。

    記者:這么多優秀的男演員就沒一個你喜歡的類型嗎?

    簡言之:沒有。

    記者:為什么呢。

    簡言之:因為他們都不能帶我上分。

    搜【完本小說網】秒記:{\(m.)\}書籍無錯全完結

    林盡染靠在病房門口的玻璃上遠遠的看著周正憲,他的身上插著很多管子,除了儀器滴滴滴的響著外就再沒有其他動靜。

    “他什么時候會醒。”

    林盡染嘴邊一抹涼涼的苦笑,“都是因為我他才會這樣。老夫人,您心里一定很怪我吧。”

    五天了,他脫離了危險期,但還是沒有醒。

    林盡染已經可以進病房看他,于是她經常在他病房一坐就是一整天,任何人來叫她休息她都穩如泰山,她往往只有一句話:她怕他醒來自己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不能確定。”一直坐在一邊的霍老夫人不知什么時候走到了她的身邊,而在林盡染病房沒找到她的周銘此時也來到了周正病憲房外。

    “盡染,你怎么站著,先坐下。”周銘一心擔憂林盡染的身體,忙要上前把她扶著坐下。

    他很安靜的躺著,除了臉色比以往蒼白外就沒有其他差別,他看上去,只是睡著了而已。

    林盡染伸手拉住他的手,將臉貼在他的手背上,“還不醒,你想我等多久。”

    霍老夫人默了默,“你知道這段日子我為什么對你們不聞不問嗎。”

    林盡染眸光一滯。

    霍老夫人繼續道,“另外,你不用對不起,這是……我們周家欠你的。”

    “他喜歡你,想要和你長相廝守,如果我擋路,他很可能是舍棄整個周家也要和我對抗到底……丫頭,我在知道你是誰之后就沒有了擋著你們的意思,正憲對你的執念,這些年來我看在眼里。”

    林盡染沒說話。

    一秒記:(舞文小說網):網址:com

    “嗡嗡嗡。”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周時韞看了一眼,回身朝走廊另一頭走了幾步,接通了電話,電話那頭很快傳來了女人清麗焦急的聲音,“喂,周寶貝,大哥他……”

    林盡染沒讓周銘扶自己,她目光定定的看著里面,突然說道,“對不起。”

    霍老夫人頓了頓,轉頭看她。

閱讀兩面派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重生之最強人生我程哥超甜病態占有男神一心只想報效國家[快穿]病態掠奪五十年代之七彩成長記大唐理工學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