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漓源小村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月夜的爹娘為救月夜一命,雙雙被暴洪吞噬,皆亡于這場天災,月夜也因此淪落為孤兒險些喪命。

    好在月夜這幼小年紀被蒼天眷顧,就在月夜被棄荒野的第二天,游俠皋如途徑至此。皋如看著已經餓得奄奄一息的月夜,頓時心生憐憫,于是在荷池古鎮的南郊擇了間廢棄的草屋養育起月夜來。

    皋如一介武夫,以前云游四海孤身一人,靠捕獵或協助官府辦些差事謀取生計,這生活過得到也自在。

    一個甜美約帶嬌嗔的女子聲音,忽然在月夜的耳旁響起,嚇得月夜直接將手中吃了一口的蔬果給掉在了地上。

    可就在這時慕思凡的娘找了過來,原來慕思凡的娘尹秋水,與月夜的娘是結拜姐妹。

    尹秋水在得到自己的結拜姐姐在這場天災中不幸喪命的消息后,便從荷池古鎮的北郊尋了過來。見皋如要帶著年紀尚幼的月夜遠走天涯,尹秋水說什么也不同意。

    一番爭執之后,雙方達成協議。皋如最終還是定居下來,教導月夜修行劍師一門的職業技巧,而皋如與月夜的生計來源全由尹秋水承擔。

    這數年里時常能見著月夜在漓源村出沒,一來二去的漓源村的村民對月夜也就變得熟悉不已。

    慕思凡與月夜從小一起長大,兩小無猜,故此二人也時常故意斗嘴取樂。

    “思凡丫頭,說話咋就這般難聽?不就摘了個蔬果,我還道是被王伯抓個現行,嚇得你夜哥哥心頭一緊。” WWw.5Wx.ORG

    月夜咧嘴一笑,抓了抓自己的后腦勺,不急不緩地說道。

    “夜哥哥,又給我娘送啥寶貝來了?剛才在家里正準備吃晚飯,聽見你在荷花池里唱著孟家軍的戰歌,我娘又跑廚房去增做菜肴,硬要我出來迎你,”

    慕思凡噘著小嘴,語氣中故意夾了些嗔怪的意思。

    “嘿嘿,夜哥哥這簍子里面,可是滿滿一簍子田螺。”

    月夜朝著慕思凡扮了鬼臉,隨后拍了拍自己肩上的竹簍子,臉上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

    “嗯,不錯!夜哥哥這次可算是沒讓思凡失望,這滿滿一簍子田螺,夜哥哥可要費些精力捕捉。”

    慕思凡聽說月夜簍子里裝的全是田螺,頓時興奮不已,一臉饞嘴的樣子不可掩飾。旋即想到要弄這么一大簍子田螺,起碼得折騰大半天功夫,慕思凡內心的興奮之情瞬間轉變。

    “今天你夜哥哥運氣不錯,在一條河道里居然發現這么多田螺,尹姨和思凡丫頭有口福了!”

    月夜說話的語氣依舊掩飾不住幾分得意之色,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了許多。

    “呃,思凡今天運氣也不錯喔!嗯,一會吃完飯,我給夜哥哥看一件寶貝。”

    慕思凡粲然而笑,美麗的容顏愈發顯得質樸耐看。

    在說完前面半句話后,慕思凡似乎約微有所猶豫,旋即她的臉角隱現出一絲神秘,雙手忍不住附在月夜的耳邊低聲說完了這后面半句話。

    “什么寶貝?瞧把咱們思凡妹子高興得成了啥樣。那夜哥哥今天可要大開眼界了。”

    月夜饒有興致的凝視著慕思凡,語氣平緩的回復著慕思凡。

    一路緩行,二人言語談笑間,已然來到了村子北邊的一座泥草屋門前,屋內的油燈忽明忽暗,一中年婦女忙活著從后院的披屋里端出一盤菜肴來到正堂。

    “夜兒,丫頭你倆怎么如此磨嘰,村口到家里就這么幾腳路,瞧你倆可走了老大一會了。”

    正堂中樸素的中年婦人正是慕思凡的娘親尹秋水,尹秋水放下手中的菜肴,望了一眼剛剛走到門口的月夜與慕思凡,語氣溫和的訓斥著二人。

    “姨娘!夜兒給你們送些田螺來。今日運氣倒是不錯,在乾堤灣的一條河道里讓我抓了這滿滿的一簍子。”

    月夜將肩上的竹簍子卸了下來,小心翼翼地遞到了尹秋水手中。

    朝著月夜俊俏的面容望去,很容易便會捕捉到他那雙澄清的眸子。

    尹秋水每當瞅見這雙澄清的眸子,便會思及起自己的結拜姐姐。

    緬懷舊人,不由得讓人神色黯然。

    “夜兒真是孝順,可惜你姨爹沒這口福嘍。”

    尹秋水接過月夜遞過來的竹簍子,樸實的面容上瞬間毫無掩飾的露出了幾分欣慰的笑容,旋即轉身便向披屋方向走去。

    “姨爹又去堤壩上了嗎?”

    月夜望著尹秋水的背影,忍不住問道。

    “是啊!據本地祭司占卜觀察,說是近月有一場暴雨降至欒水,雨量可能超過三尺。”

    披屋里傳出尹秋水的說話聲,這話剛說完,尹秋水便擰著個空竹簍子,從披屋里走了出來。

    “丫頭快陪你夜哥哥吃飯,娘要去你芳姨家趕做麻袋。”

    尹秋水見月夜與慕思凡雖然坐在了飯桌旁,卻未有動筷子吃飯的意思,不由得朝慕思凡瞪了一眼。

    “夜哥哥,你趕快拿筷子吃飯啦!你要是再不吃飯的話,恐怕娘要把我給吃了。”

    慕思凡將桌子上的筷子遞了一雙給月夜,旋即朝尹秋水扮了個鬼臉,自己反倒先夾了些菜到自己的碗里。

    “夜兒,這天色已晚,你今日就不要往回跑了,睡你姨爹的房間,最近可不太平得緊,你以后也盡量少下水捕捉魚蝦了。”

    尹秋水望了望屋外的月色,面色約帶沉重的轉頭看向月夜。

    “嗯!夜兒聽姨娘的。姨娘你不坐下來吃點飯嗎?”

    月夜站起身來,手中拿了雙干凈的筷子,朝尹秋水遞了過去。

    尹秋水擺了擺手,微笑道:“夜兒孝順,姨娘真的不餓。”尹秋水說完這話,便即轉頭瞅向正在進食的慕思凡,道:“丫頭吃完飯,你收拾下。娘要趕去芳姨家縫制麻袋,欒水堤壩上急需這些麻袋。”

    慕思凡朝尹秋水點頭“哦”了一聲,便見尹秋水急匆匆的朝外面邁步而去。

    第十一章:漓源小村(完)

    從荷花池塘的碼頭到村子之間,由一條碎石鋪砌而成的石道連接著。

    上了碼頭前行十數步便是一個簡易的牌樓,牌樓上草草書寫著“漓源村”三個氰國通用的篆體文字。

    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嫻熟之至,顯見月夜經常在這些菜園子里如此這般采摘蔬果解饞,故此熟能生巧領悟出了這樣一套摘果劍法。

    可如今要養育一個小孩,他哪里懂得墾種養殖,于是這謀生便是頭等大事。

    皋如思來想去,最終決定帶著月夜浪跡江湖。

    碎石小道的兩旁,有條不紊的排列著十幾個菜園子,此時正值夏日瓜果蔬菜旺季,菜園子里一片生機盎然。

    借著朦朧月色,月夜漫步在碎石小道上,嘴里還不時低哼著水鄉小調。

    月夜在修行方面雖然不濟,感恩之心卻甚是濃厚。

    自皋如走后,月夜沒人約束,便時常駕著輕舟在欒水捕捉魚蝦孝敬尹秋水。

    月夜取下蔬果,旋即收回長劍,雙手在蔬果上粗略擦拭了一番,便即迫不及待的將蔬果放進了嘴里大口的嚼食了起來。

    “夜哥哥!你又到菜園子里偷吃了?”

    月夜七歲那年,荷池古鎮一帶遭遇一場罕見的暴洪,禍害了周遭百姓無數。

    月夜愣了半響這才緩過神來,自己面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長相甜美,年紀與自己相差無幾的少女。

    少女一雙顧盼生姿的美目,正眨也不眨的凝視著月夜。

    十數戶簡陋的泥草屋,井然有序的散落在這片開闊地中心地帶。

    杉木做成的籬笆院子,將整個村子圍護了起來,此刻天色并不算晚,正值晚飯時間,村子里亮著十數盞油燈。

    行得幾步,月夜倏地竄到一個菜園子的旁邊,他熟練的從背上劍袋里拔出長劍,長劍向菜地里隨意一揮,一個熟透了的蔬果便即脫離藤蔓墜落了下來。

    月夜手中的長劍再順勢往下一沉,蔬果正好落在了長劍上。

閱讀攬天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萬古最強宗重生影帝:首長大人,花樣寵妻天龍武神訣重生初中校園:超級女學生牧神記武破九荒本宮巡房:將軍,解戰袍!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