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生命的意義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在荒山上,劉海柱的又懂得了生命的意義,他明白了自己不該像干爹那樣行尸走肉的活,而是要轟轟烈烈的干。

    而且,劉海柱那雙眼睛中,似乎也有了老魏頭和大洋子那不可一世的眼神。

    劉海柱和大洋子倆人畢竟都有案子在身,不敢在市區里大搖大擺晃悠。倆人每人買了一頂草帽,沿著街邊低著頭,直接溜進了土匪大院。

    “恩,先找郝土匪!” WWw.5Wx.ORG

    “我……”劉海柱壓低了聲音。

    滾燙的大鐵門開了,劉海柱看到了和他有著滾燙滾燙友情的郝土匪的滾燙的目光。郝土匪看到劉海柱后沒說話,流下了兩行滾燙的淚水。

    劉海柱和大洋子跟著郝土匪拄著拐棍一瘸一拐的進了屋里。

    “我好哥們兒,大洋子。”

    “來吧!喝!”郝土匪給倆人倒滿了酒。

    沒有噓寒問暖,沒有客套推讓。三個人就是喝,舉杯就喝。火辣火辣的酒入喉,三個爺們的臉也紅了。不用說也知道,過去的幾個月里,弟兄幾個過得都不容易。

    陪公醉笑三萬場,不用訴離殤。

    眼花耳熱之后,劉海柱和郝土匪終于開始了簡短的對話。

    “腿怎么弄的?”

    “張浩然砸的。”

    “為什么?”

    “因為他要綁了二東子,要是后來盧老大不來,我和二東子那天都得躺在那。張浩然養了個打手,是個又高又壯的羅鍋,我們根本打不過他。”

    “二東子呢?”

    “被抓起來了。”

    “為什么?”

    “因為李老棍子綁了盧松,二東子為了救盧松,答應了幫李老棍子再干一票,然后,捅炸了。”

    “現在二東子呢?”

    郝土匪搖了搖頭:“一時半會出不來了,這事太大了。”

    “那張浩然呢?”

    “也被盧老大捅了,前段時間聽說在住院,現在不知道。”

    “沒人去醫院把他干了?”

    “給我拿了1000塊錢醫藥費,我這腿腳也不好,等以后再說吧。”

    “我回來了,就不用以后了。”劉海柱說。

    郝土匪干了一杯酒:“從小到大,沒受過這冤枉氣。”

    三個人繼續聊,繼續喝,很快,都喝多了。大洋子和郝土匪也是一見如故,因為他們是氣質接近的人,而且,都是劉海柱的好朋友。

    二狗發現人在交朋友時的一個共性:人普遍不愿意結交陌生的朋友,卻都喜歡和好朋友的朋友交朋友。原因可能有二:1、自己和好朋友肯定有很多相似之處,而好朋友和朋友也肯定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很快就能找到共鳴。2、好朋友的朋友是被好朋友驗證過的朋友,人品肯定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郝土匪近期顯然比較消沉,喝多了以后沒有像以前一樣要反清復明,而是沉沉睡了過去。劉海柱和大洋子倆人還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劉海柱說:“咱們要去找兩個人,一個是張浩然,一個是李老棍子。咱們要把張浩然的腿砸折,再去找李老棍子講理,二東子是因為他進去的,他得給咱們個交代。”

    “李老棍子是誰?”大洋子問。

    “西郊的一個混子頭子,我曾經跟他有過一面之緣,確實兇悍。”

    “然后呢?”

    “然后這群小白人就勒二東子,我一著急,就醒了。”

    大洋子和劉海柱倆人還是被老頭說這件事嚇得不輕。倆人歲數都不小了,都知道老頭做這夢,是要死人的!白衣白帽的小白人意味著啥?!那是出殯的時候才穿的!而且,老頭居然在夜里抬眼在屋子里看見了行將就木的老魏頭!人都是要死的時候才能看見已經死去的人呢!

    太陽太毒了,曬得郝土匪家的大鐵門都燙手。劉海柱敲門以后,院子里面傳來了拐杖聲。

    “誰呀?!”郝土匪的聲音。

    雖然這個夢把劉海柱和二東子嚇得膽顫心驚,但是倆人還是得安慰老頭:“不就是做個夢嗎?誰還不做點噩夢?”

    老頭抽了口煙,用那雙灰蒙蒙的眼睛望了望遠方山邊初升的旭日,說:“我醒來一睜眼,看見老魏頭了。”

    院里的那只大黃狗,看見劉海柱進了院,趕緊鉆回了狗窩。劉海柱無奈的笑:這狗的記性怎么這么好。

    屋里,郝土匪的桌子在炕上放著,桌子上有兩盤小毛菜,還有一個小酒壺。看來,郝土匪剛才正在自斟自飲。

    雖然大洋子和劉海柱倆人尚不知道老魏頭已經悲壯且牛逼的死了,但是他倆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不祥的預感。

    下山這一路上,劉海柱跟大洋子倆人都沒怎么說話。直到快進市區的時候,大洋子才問劉海柱:“咱們回到了市區,要找誰啊?”

    老魏頭家的水井前,劉海柱的神經得到了錘煉,從以前的敢打敢拼的小勇敢變成了臨危不亂的大勇敢。

    劉海柱真沒有想到,居然自己這么快就回來了。突如其來的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甚至讓劉海柱自己都覺得手足無措。這里有劉海柱的親人、朋友、還有曾經的愛人,劉海柱沒法不激動。劉海柱雖然只逃出了這個城市幾個月,但是身上潛移默化的變化著實不小。

    萬骨坑前,劉海柱的心靈得到了蕩滌,讓他足以平靜的面對生與死。

    “夢見啥了?”大洋子問。

    “夢見老魏了,我夢見老魏在家里睡覺,睡著睡著家里來了一群只有兩尺多高的小白人,白衣白帽,但是都看不清臉長的啥樣。這一群人非拽著老魏去評理,老魏說不去都不行,硬拽,他們說老魏最講道理。然后,這群小白人就把老魏拉到了咱們這,說讓老魏說說像是二東子這樣的慣偷,是不是該直接弄死。老魏看著二東子不說話,然后這群小白人說,你老魏要是不說話,那我們就勒死這二東子。”

    劉海柱張大了嘴:“真看見了?”

    “呵呵,真看見了。行了,不說這個了,你們下山吧!早點把二東子給我帶回來!”老頭的表情如常,看不出任何情緒的波動。

閱讀東北往事之黑道風云20年最新章節 請關注舞文小說網(www.ukehps.live)



隨機推薦:都市之萬界后宮系統娛樂之荒島奴隸主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潑婦七零嬌氣美人[穿書]哥哥不要啊嬌艷欲滴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
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
2011212期p3试机号 股票每日推荐网 股票涨跌由什么人决定 股吧股票推荐 股票融资融券的门槛 股票推荐群推荐比特币 大族激光股票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日海通讯股吧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股票推荐网站 投资理财平台app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赢翻网配资 路易泽配资 云智在线配资